老兵于煒彬的新警初體驗

發布日期:2019-05-31 17:04 信息來源:市公安局 瀏覽次數:

2017阿尔雷恩vs希拉尔 www.gioczt.com.cn

■通訊員 萬佳俊 黃豐炎

5月24日下午2時15分,距離見到于煒彬第一面已經過去15分鐘,這已經是他在這15分鐘里第二次說著“不好意思”小跑出門。

面前新泡的熱茶還在冒著熱氣,一點一點凝結成珠掛在杯壁上,就像于煒彬腦門上向外沁出的汗一樣,一滴一滴滑落,打在他寬厚的肩膀,把淺藍的警服染成了更深一些的色彩。

終于把手上的事做完,于煒彬并攏手指胡亂抹了一把額頭,開始講述關于他的故事。

軍營里的老兵,警營里的新手

2003年,于煒彬以優異的成績從嘉興一中畢業,如愿考取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工程學院,成為了當年那一批同學中,唯一一個報考部隊院校的考生?!澳且荒晡沂僑械諞桓鍪盞鉸既⊥ㄖ櫚?,當年我也曾上過報紙頭條哦?!彼檔秸飫?,于煒彬挑了一下眉,臉上是掩不住的驕傲。

從學校畢業以后,于煒彬被分配到了重慶陸軍某部隊任職,14年的從軍生涯讓他心里對于生命的寶貴和為人民服務的含義,有了更深的了解,也讓這個錚錚漢子的心,變得更加柔軟。

“很矛盾吧?明明表面上是個五大三粗的糙漢子,內心卻是個感性愛哭的小男生?!庇陟勘蜃猿?。

2008年,汶川地震讓全世界為之震驚。在災后重建的過程中,于煒彬帶領剛下連的新兵徒步趕往災區援建,他們的任務,是將危險系數極高的雷管和炸藥背上山,用以炸毀掛在盤山公路上、隨時有可能掉下來砸毀公路、危害安全的懸石。

上山的時候,于煒彬跟新兵們撒了個謊,“我跟他們說雷管比較輕,我是排長,就照顧我一點讓我來拿,炸藥都給他們?!庇陟勘蚧匾?,可隊員們哪知道,其實雷管才是最危險最容易意外引爆的,于煒彬這一句求照顧的話,卻是把危險都留給了自己一個人,為了確保剛下連的這些孩子們沒事,他刻意放慢了腳步,走在了大部隊的最后一個。

于煒彬說,那一年在災區看過了太多生離死別,他才真正對“為人民服務”這五個大字有了錐心刺骨的了解,“或許你能做的都是些小事,可對他們來說,這些小事就是足以銘記一輩子的大事?!?/p>

所以在2017年12月轉業時,于煒彬放棄了辦公條件更為舒適的其他政府部門,毅然換上了這一身藏藍色制服,意氣風發。

社區里的家長里短,工作中的人情冷暖

轉業那一年,于煒彬遇上了同一年考上公安崗位的年輕同事,雖然肩上懸掛的警銜不同,但于煒彬卻也是從心底有所觸動,“這些年輕的面孔更像是一道道揮舞的鞭子,不斷警示著我要更加努力,加快已經落后的腳步?!庇陟勘蛩?。

經過半年的實習和警院培訓,2018年4月20日,于煒彬終于在東柵派出所有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——云陽社區警務室。小小的警務室一眼就能望穿全部,卻成了于煒彬“二次事業”的夢想起航地,對于這一方小天地,于煒彬寄托了很多希望。

“工作一年多,也不能說從中摸出了多少門道,不過多少還是有了一些自己的成就感?!庇陟勘蛉縭撬?。

今年5月7日,剛入夏的嘉興一反常態迎來了第一波高溫,雖說仍是農歷四月,卻在個別的日子里有了三伏的熱辣。那天中午,于煒彬驅車離開派出所趕往警務室,路上一對互相攙扶的老人讓于煒彬不自覺放松了腳下的油門。

從后視鏡里,于煒彬看到老太太拄著拐杖走得很慢,邊上的老爺子一手扶著老太太的背,一手挽著她的手,兩個人的額頭上掛滿了汗珠。

掛上了倒車擋,于煒彬把車停到了兩人身邊,招呼兩位老人上了車。車上,于煒彬從聊天中了解到,老太太已經90多歲,老爺子是老太太的兒子,姓馮,母子倆這一趟是為了老太太的落戶問題而來。

只是沒想到落戶的事情辦妥了,怎么回家卻成了問題,時值晌午,出租車也難覓蹤跡,兩三公里的路程在兩位老人眼中就像那無法逾越的鴻溝,“要不是于警官接上我們一起走,恐怕走到天黑都還沒到呢?!狽肜弦郵潞蟠蛉さ?。

和很多社區民警一樣,在這一年多里,于煒彬工作中干的更多的都是像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,可也就是這些點滴小事,一點一點構筑起了這些社區民警心中,對于“警察”這兩個字最真實的獲得感和認同感。

“說是脫了軍裝穿上警服,但沒變的其實一直都是‘人民’這兩個字的前綴,哪怕我只是個上了年紀的老兵新警,也總有一些光和熱可以溫暖照亮身邊的人?!庇陟勘蛩?。

采訪結束已是下午4時,于煒彬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,是幼兒園放學的兒子發來的語音信息:“爸爸,你什么時候來給我們同學上一堂安全課呀?”稚嫩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,于煒彬抿著嘴笑了起來。

“其實,我熱愛這份工作的另一個原因,是兒子見到我穿警服的樣子,說的‘爸爸好帥啊’!”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